戈恩跨国逃亡后召开记者会 怒诉日产和日本司法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01-08 19:33 作者:频道管理员

  原标题:戈恩跨国逃亡后召开记者会,愤怒控诉日产公司和日本司法

  戈恩在黎巴嫩首都召开记者会,避谈离奇的逃亡经历,全程控诉日产汽车公司的陷害和日本司法机关对他的不公对待。

  新京报快讯(记者 陈沁涵)涉嫌金融犯罪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·戈恩,在2019年12月31日从日本逃亡至黎巴嫩。当地时间1月8日下午,戈恩在黎巴嫩首都召开记者会,避谈离奇的逃亡经历,全程控诉日产汽车公司的陷害和日本司法机关对他的不公对待。

8日,戈恩在贝鲁特召开记者会。/CGTN视频直播截图8日,戈恩在贝鲁特召开记者会。/CGTN视频直播截图

  “不逃离日本就会死在那里”

  据CGTN视频直播,戈恩在记者会上控诉日本司法机构对他的不公对待,他说,在被日本拘留期间,每天接受8小时的审讯,并且律师不被允许在场。一周只能洗澡2次,每天仅30分钟离开牢房。戈恩强调:“我并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,逃离日本是不得已的选择,因为日本司法体系有缺陷,而且定罪率高达99%。”他表示,对其指控是毫无根据的,日本司法体系强迫他认罪,不考虑事实真相。

  随后戈恩开始详细叙述日产汽车针对他的诉讼,指责日产汽车人员“不道德、具有报复心”。“事件源自2017年初日产汽车业绩下滑,日产和雷诺之间存在很多恩怨,双方合作缺乏信任。很多日产人士认为,摆脱雷诺操控的唯一方式就是将我踢出局。”戈恩指出,日产前首席执行官官西川弘人与他人密谋将他推下台,而且有日本政府人士参与。戈恩认为自己不经意间被陷害,就像“珍珠港偷袭事件”。

  关于逃离日本的原因,戈恩说,他被告知案件审判程序需要5年时间,“感觉自己像一个人质”,如果不逃离日本将会死在那里。对于金融犯罪指控,他认为自己没有任何不当行为。

 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、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表示,戈恩召开发布会扩大影响,同时全球各大媒体进行密集报道,这些都对日本的国际形象造成负面影响。日本与黎巴嫩没有引渡协议,戈恩回到日本受审的几率将非常小,这件事使日本政府外交陷入被动。另外,日本政府要想做好戈恩逃亡案的调查和整顿工作不容易,因为涉及司法系统、警务系统、反恐谍报系统、出入境管理系统等庞杂的政府和司法体系。

  离奇逃亡的N个版本

  2019年4月下旬,戈恩向东京地方法院缴纳总计15亿日元的保释金后获得保释。作为条件,戈恩被要求住在东京都内的住所,受到日本警方的监控,但是并没有被要求佩戴任何电子追踪器。

  2019年12月31日,戈恩发表声明:“我现在身处黎巴嫩”。他当天乘坐一架庞巴迪挑战者私人飞机抵达贝鲁特,随后与妻子卡罗尔见面。

  戈恩出生于巴西,拥有法国和黎巴嫩国籍。因此,他同时持有法国、巴西和黎巴嫩护照。在保释期间,他的3本护照均由律师团保管。而且他的东京住所受到日本警方的严密监控。戈恩如何从日本逃至黎巴嫩,各种消息甚嚣尘上。

  黎巴嫩当地电视台MTV在2019年12月31日的报道中称,戈恩在其东京被监视的家里邀请乐队演出,随后藏身于一个尺寸超大的乐器盒中,在私人雇佣的安保人员的帮助下被送上飞机。次日,戈恩妻子在黎巴嫩向媒体否认了这一说法。

  据日本NHK报道,一段监控录像显示,戈恩在出逃黎巴嫩之前不久独自一人离开了他的东京住所。 他出门的前后时间段没有可疑人员进出其住所。日本警方怀疑戈恩可能在前往机场之前与某人会面。

  据共同社报道,调查人员透露,戈恩出逃时很可能藏在用来装音响设备的黑箱子里,箱子底部还留有透气孔,以便呼吸。关西机场方面消息称,去年12月29日晚,有几个高度超过1米的大箱子因尺寸过大无法进入X射线安检仪,没有经过开箱检查就直接运上了私人飞机。

  还有日媒报道,戈恩是乘坐新干线列车从东京前往大阪,然后乘私人飞机逃离。他的出逃计划或许是由前美国特种部队成员和私人安全人员策划,在从大阪飞往伊斯坦布尔的航班上,陪同戈恩的是两名美国护照持有者。整个计划估计花费了32亿日元。

  戈恩从大阪乘坐飞机前往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转机,继而抵达黎巴嫩。土耳其私营航空运营商MNG喷气机公司3日承认,一名雇员伪造记录帮助戈恩转机。土耳其警方就此案逮捕7人,包括4名飞行员、一名货运公司经理和2名机场地面工作人员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消息人士报道,戈恩的逃离计划精心策划了至少3个月,安排周密。有日本政客怀疑戈恩逃亡背后“有一些国家支持”。黎巴嫩政府则否认与戈恩的逃亡有任何关系。

  东京地方检察厅检察官斋藤隆博1月5日表示:“戈恩未经办理正规手续逃亡国外,蓄意无视我国司法程序,属于犯罪行为。他违背了保释条例,逃亡只不过是为了逃避刑罚,这一行为没有被正当化的余地。” 东京地方法院已经没收了戈恩缴纳的15亿日元保释金。

  东京都前知事舛添要一表示,日本政府危机处理失败,沦为全世界的笑柄。戈恩逃亡事件动摇了日本司法制度,这是涉及国家权威的问题,而政府和司法机关却还在享受节日休假。

  日本与黎巴嫩的交涉

  在戈恩抵达黎巴嫩后,黎巴嫩外交部曾发布声明说,戈恩是合法入境,并强调他滞留在黎巴嫩不存在任何法律问题。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,由于日本和黎巴嫩没有缔结引渡条约,所以“如果对方国家不同意,就不能引渡回日本”。

  日本法务省在戈恩逃离后马上就通过警察厅向国际刑警组织(ICPO)申请国际通缉。黎巴嫩政府于2020年1月2日接到国际刑警组织要求扣押戈恩的“国际逮捕通缉令”。此次的通缉令被称为“红色通缉令”,是国际刑警组织9种通缉令中紧急程度最高的。

  日本政府6日就戈恩逃亡一事举行新闻发布会,法务大臣森雅子表示,作为一项普遍原则,日本政府可以要求从尚未签订正式引渡协议的国家引渡一名嫌疑人。这种要求需要基于“保证互惠”和“伙伴国国内法”进行仔细审查。

  据共同社报道,黎巴嫩检察部门负责人透露,不会拒绝日本相关部门加入黎巴嫩的调查工作,但是截至6日“尚未从日方接到参与调查及引渡的要求。”

  黎巴嫩视戈恩为民族英雄,他是黎巴嫩人在海外的成功人士典范。戈恩被捕后,他的众多支持者在贝鲁特到处悬挂告示牌,上面写着“我们都是卡洛斯·戈恩”。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曾就戈恩事件表态:“一只黎巴嫩凤凰是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。”

  日本政府正加紧向国际组织等做工作。准备以国际性的协调为背景,继续展开与黎巴嫩政府的谈判。据BBC报道,日本向黎巴嫩提供数以百万计的援助,希望可以通过交涉将戈恩带回日本。

  法国经济与财政部国务秘书阿涅丝·帕尼耶-吕纳谢对在法媒BFMTV表示:“如果戈恩来法国,我们将不会引渡他,因为法国永远不会引渡其本国国民。”但是她强调,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。

  日本司法体系遭质疑

  戈恩在记者会上控诉日本司法体系存在问题,他强调自己不是在逃避司法,而是在逃离不公和政治迫害。此前,他发表声明称“我不会再被偏颇的日本司法体系扣为人质”。

  就戈恩对日本司法体系的谴责,东京地方检察厅检察官斋藤隆博曾于1月5日回应:“我国保障所有被告接受公正而迅速的公开审判的权利。检察官基于司法程序参与公审,以实现公平公正的刑事审判。戈恩的权利得到了充分保障,这一点显而易见。”NHK报道称,日本检察官对正在审理案件的被告发表见解,实属罕见。

  针对戈恩案,关于日本司法的三个问题受到外界质疑:人质司法、有罪推论和严苛的审讯环境。

  戈恩自2018年11月起至2019年4月之间前后4次被拘留,总拘留时间长达108天。戈恩及其律师团队曾多次指责日本“人质司法”,即通过长期限制人身自由迫使嫌疑人坦白的调查方法。

  据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一名消息人士说,戈恩原本打算在日本法庭作无罪抗辩,当得知案件审理可能持续数年,他怀疑日本检方有意无限期拘押他迫使自己认罪。

  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指出,日本检方尤其是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调查审理的案件中,如果嫌疑人否认罪名,拘留长期化的倾向变得愈发突出。例如前日本众议院议员铃木宗男,2002年他因涉嫌受贿被起诉,判决前曾被拘留400多天。

  另一方面,“有罪推论”成为戈恩怀疑自己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因素。根据日本法务省2018年发布的《犯罪白皮书》,过往28年的刑事案例数据显示,在日本,检方一旦正式起诉嫌疑人,定罪率超过99%。而且,89%的刑事案件定罪是基于被告认罪。

  去年,日本有一部热播的司法题材电视剧《99.9%刑事专门律师》,由日本偶像组合“岚”成员松本润主演。这部剧讲述的就是律师们挑战几乎不可能逆转的刑事案件,折射出了日本刑事案件进行“无罪辩护”的超高难度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若戈恩仍留在日本,4项罪名将使他面临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,并且被定罪几率接近100%。

  此外,日本的审讯环境也遭到批评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在调查期间,戈恩被拘留在东京的一间监狱,每天接受检察官审问,其间律师不被允许在场,且无法与任何家人取得联系。戈恩在法国的代理律师弗朗索瓦·齐默里曾抱怨:“在法国,即使是恐怖分子在审讯时也允许有律师陪同,但是日本不允许。”

  一年多前,东京地方检察厅检察官久木元伸曾就戈恩案的司法争议解释:“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、历史以及制度”,“我想知道仅仅因为我们的制度不同于其他国家,就批评我们的制度,这样是否合适。”

  另据富士新闻台报道,有日本司法专家认为,受戈恩事件影响,日本近年逐渐放宽的保释制度将重新收紧。2009年开始实行国民参与刑事案件陪审员制度以来,长期拘押人员明显减少。但保释中的出逃人员开始增加。

  背景:曾经叱咤风云的汽车大亨

  现年65岁的戈恩巧嘴鹰鼻,长相酷似憨豆先生,他在巴西出生,父亲是黎巴嫩商人,母亲是法国人。1960年,戈恩全家从巴西搬至黎巴嫩首都贝鲁特,他在当地接受了良好的教育,并且前往法国留学,24岁就在巴黎国立高等矿业学校获得了博士学位。

  戈恩在法国结束学业后加入法国轮胎业巨头米其林集团公司,工作8年升至米其林巴西分公司CEO。在戈恩的带领下,米其林南美业务逐渐有了起色,随后他转战北美,年仅36岁便当上米其林北美事业部负责人。

  戈恩在行业内声名鹊起,1996年时任法国雷诺汽车公司总裁路易·施魏策尔看中了戈恩的才华,“挖”他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。

  1999年,日产汽车公司已经连续7年亏损,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,公司濒临破产的边缘。当年5月,雷诺以54亿美元收购日产汽车36.8%股权,成为日产公司的大股东,组建了雷诺-日产联盟。2年后,戈恩出任日产汽车的CEO。

  戈恩上任日产掌门人后大幅缩减成本,仅仅两年时间,戈恩带领日产汽车扭亏为盈,成为日产“拯救者”。2005年,戈恩兼任雷诺CEO,成为名副其实的日产-雷诺联盟掌门人。

  2016年,日产汽车收购三菱汽车34%的股份,成为三菱的大股东,戈恩担任三菱汽车董事长,成为雷诺、日产和三菱新联盟的灵魂人物。

  2018年11月,戈恩被指在过去5年内瞒报收入达50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3.08亿元)。日产在声明中证实,戈恩在有价证券报告中写的金额少于实际报酬。当年11月18日,他在羽田机场被两名东京检察院特搜部工作人员带走,理由是涉嫌虚报自身报酬等“重大不当行为”,违反日本《金融商品交易法》。

  戈恩被东京检方指控瞒报收入、挪用公款等4项罪名,日产和三菱汽车的董事会先后通过了解除戈恩职务的决议。

 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

点击进入专题: 戈恩逃离日本

Copyright © geduansh.com All Rights Reserved  长兴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

粤icp备11043582号-1